你看,那花开了。
 
 

【周翔】黎光.01

序在这里!(看起来好像很好看很高大上的)←

※尝试改变文风……※

※我没有踩人,真的我不是,我没有,后面有糖的!※

※日期恶搞,请数一数我有几个坑(你居然有脸说)!※

 

.01

  ……刺眼的感觉。

  孙翔迷迷瞪瞪睁开眼,被刺目的阳光闪得紧紧闭眼翻了个身,缓过劲之后惊觉不对,猛地坐起打量四周——

  一个房间?

  地上有些脏乱,桌上摆着台电脑,没有什么蛋用的防辐射盆栽边上,游戏界面不断闪动。墙上有张不知道哪一年流行的摇滚歌手的海报,皱了吧唧的衬衫半搭着床沿,衣摆拖地。

  枕头边是部手机。

  孙翔眼熟的要死,愣是敲着头想了半天才突然醒悟这分明是自己大二的时候嫌室友吵搬出来独居的出租屋。

  可……为什么他又回到了出租屋里?

  经历过末世的各种天灾人祸之后这里应该是一片废墟才对,而且摆设丝毫没有陈旧的迹象,和末世之前并无两样。

  末世之前!

  孙翔突然一个激灵,抓过手机生疏地开屏,带有熟悉感的锁屏壁纸,黑色加粗的数字安静飘在最上方:14:10.

  两点十分?

  孙翔愕然,视线一转瞟到上面的日期,撩被子擦擦眼才确定自己没看错,踏上地板的坚实触感明明白白地宣誓着他的存在。可孙翔明明白白记得末世里发生的一切,死前贯穿心脏的战矛留下的痛感还尚有余韵——

  他将手放在胸口,清楚地感觉到里面鲜活而有力的跳动。

  “嗡嗡。”

  手机颤了两颤,孙翔视线下意识转向屏幕:

 

抹布都堵不上嘴的傻叉室友:起床啦起床啦睡太多会猝死哦!!!你看现在天气晴朗阳光灿烂鸟语花香大好午后时光真的要这么睡过去吗必修课要迟到了你吃到我是不会帮你请假的不来你就等着扣学分吧蛤蛤蛤蛤蛤!!!!!

 

  孙翔:……

  孙翔看到备注的一瞬间就知道这人是谁了,上一世他去学校的路上堵车,还吐槽今天交通事故真多交警人手都不够用了,结果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收到黄少天的短信说千万别来学校在家蹲着死都不要出门,他当时只当损友在开玩笑,一连回了好几条信息对面都没回复,这才觉得不对劲起来。

  他当时已经迟到了,敲警卫室的窗户希望保安放自己进去,保安本来背对着他,听到声音后回头,青青白白还沾着血丝的脸嚇得孙翔后退一步,这才看到保安手上抓着条人胳膊一样的东西,嘴巴还在嚼动。保安室里的东西散了一地,有鼓鼓的什么被掩在杂物底下,孙翔瞧见那杂物下露出的一截穿着校服的腿,令人毛骨悚然的猜测突然跳到脑子里,又想到黄少天还在里面,也没管什么现在已经毫无用处的校规,攀上铁栏翻了过去,一路向教学楼狂奔。

 

  路上见到脸上犯青的人越来越多,幸而他们行动倒是不快,孙翔稍微躲躲很快就到了楼下,这里混乱的要死,学生大概也意识到了某种可能,都不要命一样地四散奔逃,尖叫声,怒吼声,哭泣声,和混乱的人群搅在一起直让孙翔脑袋犯晕。他的身高在人群中还是较为显眼的,四下仔细扫了一圈,没有黄少天。

  “靠,那货平时不是跑挺快,人呢——”孙翔急了,放开声音喊,“黄二傻——黄少天——!!!黄——”

  胳膊突然被人一拉,孙翔身体一歪,脸色青得厉害的人手一挥扑了个空,慢动作般迟缓地扭头,扯了孙翔胳膊的人没带半点犹豫拉着人就跑,孙翔去掰他的手:“你放开,周泽楷!黄少天在里面,他会死!”

  “不能进去。”周泽楷回头看他,“他在楼上……拖着同学。”

  孙翔瞳孔忽的一缩:“他他妈别是个傻子吧???他以为他是谁?救世主!???”他猛然一挣,周泽楷一没留意让他挣脱开来,“开什么玩笑……”孙翔喃喃着就往回跑,“这个时候还逞什么英雄主义,真以为自己是英雄了!?”

 

 

  教学楼里空荡荡的,学生基本上跑的跑逃的逃,空留几个失去目标的“人”漫无目的地乱转,孙翔一踏进门内,它们像是突然有了共同的指示一样,调转方向朝孙翔围过来。

  “快,下去!就快到门口了!”

  驳杂的脚步声自楼上传来,几个“人”掉头朝楼梯的方向看去,孙翔听到这个声音却是松了一口气:“黄少天?”

  “……我好像听到了二翔的声音。”

  领头人嘀咕一声,带着几个身穿校服的人出现在楼梯口,张眼一看顿时眼睛瞪得老大:“还真是你?!我不是跟你说了别出门??!”

  “先出去,解决这些东西再说吧……”旁边一人捂紧胳膊,手掌盖不住那条长长的伤口,即使已经简单包扎了一下,鲜红的血也还是源源不断一样往外流,腥甜的味道似乎刺激了游荡的“人”,一时间动作竟然变快了些,黄少天甩甩手上沾满血迹的铁管,身先士卒般领先上前——

  “咚!”

  那“人”的脑袋跟西瓜似的爆裂开来,身体摇摇晃晃几下,伸出的手臂擦到黄少天的衣摆,“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手还往前顽强地伸了伸,黄少天一脚踢开。

  这一幕显然比刚刚吃人的警卫更刺激孙翔的神经,视线像被吸住了一样牢牢盯着地上那滩黑黑红红的东西,终是没忍住捂嘴狂吐,睡了一中午还没来得及吃饭,现在呕出来的只有一些酸水和少量食物残渣,黄少天张了张口,没忍心刺激他,只对身后的人说:“快走吧。”

  “大家应该都逃出去了。”

  “没想到黄少战斗力居然这么高!”

  “我还以为刚刚要死在那呢!”几人互相开着玩笑。

 

  少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阿政?”黄少天扭头唤了一声,瞳孔随着孙翔的大喊和同伴的动作骤然紧缩——

  “黄少天!!!”

  “阿政”的脸浮肿一片,胳膊上长长的伤口犯黑,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的獠牙对准黄少天的脖颈狠狠咬下——

  “嗤!”

  黄少天只来得及往右一偏,獠牙深深扎进本来就不怎么宽厚的肩膀,旁边的人显然也被这同伴暴起的场景惊得不轻,一时间竟是全都停了动作。孙翔嘴还没擦,自己都没意识到速度有多快瞬间爆发冲到楼梯口,夺过黄少天无力抓住的铁管顺方向狠狠一击!

  “阿政”应声往后一仰,黄少天抓住机会抬脚狠劲一踹,周围的人也纷纷反应过来,手忙脚乱按住阿政:“黄少,这……??”

  一人心有余悸:“怎么会……阿政怎么突然就……”

 

  黄少天按住肩上极深的伤口,只觉得整只胳膊都使不上力,他忽然产生了一个令人心悸的猜想,孙翔转过来看他:“没事吧?”

  “……没事。”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捂在伤口上的手暗暗发紧,“出去再说。”

  校园里的“人”比较零散,几人没花多少功夫就逃了出来,街道已经是一片狼藉,四处都游荡着脸面浮肿发青的“人”,混杂着听不清楚的哭喊和噪声,几人本想各自回家确认家人的安全,孙翔打开手机,却发现一点信号也没有,他和黄少天的老家都在市中心,那里是最繁华的区域,估计现在也是最乱的地方。

  黄少天和孙翔同路,艰难地穿过一条条已然面目全非的街道,路上不断有人被咬,又不断有人站起来……孙翔手里的铁管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糊了一层厚厚的血层,旧的没干就沾上了新的,手臂也因为长时间用力酸痛不已。他们转过一侧街角,之后双双停了脚步,孙翔握着铁管的手微微颤抖,这里离他和黄少天的家很近了。

 

  拦住他们的,是如同糖块边围着的蚂蚁一般,密密麻麻的“人群”。

  那景象让头皮都炸了起来。

  孙翔猛然间瞥到一人,下意识喉头一梗,只下意识往前一步试图遮住黄少天的视线,不想黄少天眼睛比他还尖,整个人一顿,立在那一动不动,呆滞了起来。

  黄少天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的清清楚楚,即使面容浮肿也能依稀辨别出来的轮廓,和身上熟悉的装扮,呈现着这样一个无论如何也无法骗过自己的事实。

  那是他的妈妈。

  “黄少天,你听我说……”孙翔咽了口唾沫,想稍微安抚一下他,“不一定是阿姨……阿姨和叔叔平时不是不出门的吗……”

  黄少天的父亲是资深画师,母亲是有名的作者,平日都是留在家里不轻易出门的。

  “或许是撞衫吧,我们换条路快点回去好了。”

  “孙翔。”黄少天突然叫了他的名字。

  “什——”孙翔回头看他。

  黄少天抬起头,脸上浮了一层浅浅的青色。

 

  孙翔瞪大眼,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拨开黄少天的手,被捂住的伤口微微发黑:“你……”

  “你先走吧孙翔,我大概,”黄少天顿了顿,“……我就不跟你一起了。”

  “如果可以……算了,不用管我,”黄少天眨眨已经有些发肿的眼睛,“如果你见到我爸妈,拜托说一声我和同学在一起,很安全,以后有条件回去找他们的。”

  “你是傻子吧黄少天!?”孙翔吼他,“拼命从学校里出来了现在去送死!?那不一定是阿姨!!!”

  “我自己都骗不过我自己啊,孙翔。”黄少天突然笑起来,“我出了事他们一定会出来找我的啊……他们平时是很宅,可是他们是我爸妈啊……你说,我能不清楚他们是什么人吗?”

  “你看,孙翔,我也会变成阿政,变成我妈,变成刚刚杀掉的那些人的样子。”黄少天摊手,“所以不用管我了……他们过来了,走吧。”

 

  “黄——”孙翔去拽他,被黄少天眼里的灰暗震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黄少天推了他一把,力气不大,但足以把人推开。“你听我说,就算阿姨这样了,还有叔叔呢?”孙翔做着最后的挽救,黄少天摆摆手:“我爸那么爱我妈,还跟我吃过醋,他怎么舍得让我妈一个人出来呢。”

  他的父母,他毕竟是最清楚的啊。

  “走吧孙翔,我不想拉人跟我陪葬。”黄少天往前两步,直面不紧不慢逼近的人群,语气放得很轻,“我知道你把我当真朋友看,谢谢。”

  那是孙翔最后一次见到黄少天。

  决绝的、毫无生机的背影,前方是弥漫的火光和乌压压的丧尸群。他站在那里,好像濒火的飞蛾,又像是把穿透苍穹的剑,锐利无比。

 

 

  之后孙翔回了自己家,他的父母是从政人员,早已在相关人士的保护下撤离,只留了两个壮实的保安,等孙翔回来后护送他和他们会合。不想路上突遇丧尸流把他和保安强行冲散,就算有人拼命保护,孙翔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抓了一下,沿途一通寻找无果,又在将要丧尸化的时候被一只四处游荡的丧尸盯上,孙翔几乎是拼了命才把它弄死,身上破破烂烂满是血痕。

  他倒在路边,眼前第一个闪出来的是黄少天,然后是他爸妈,很多已经模糊不清的面容一一闪过,走马灯一般,最后停在了一个人脸上。

  那是……一开始就想救他的某个人。

  周泽楷。

 

——————————————————

大段回忆杀x其实手稿里没有的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写的手稿和到电脑码字的时候打出来的天差地别……

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你让小周出了几次场!!!!!

你对得起他们吗!!!!!!

我要是你我都不好意思打tag!!!!!!

↑脑内剧场_(:зゝ∠)_

我这么有坑品的人怎么会让天天死呢,是吧

13 Aug 2017
 
评论(5)
 
热度(112)
© 英格兰街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