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那花开了。
 
 

【周翔/喻黄】黎光.07

前文看我  01  02  03  04  05  06

※末世paro慎入,血腥描写较多※

 

.07

  孙翔一张脸黑得彻底,终于是把所有将他当做微波炉的人给赶跑了。

  周围人一看不对,转变阵营纷纷聚到周泽楷旁边,对他投去期待的目光。

  孙翔气急,抓住周泽楷托着火焰的手使劲晃了两下,强行把火熄掉,回头恶狠狠瞪了众人一眼,人群自知热饭无望,慢慢也就散掉了。方明华和江波涛这才从外面挤进来,脸上调笑意味不言而喻。

  “小孙还挺受欢迎的。”方明华说着递了盒汤朝他眨眨眼,孙翔略带怨念地腾起火苗帮它升温,嘟囔道:“我又不是免费加热器。”

  

  便当盒盖刚揭开,那股浓郁的香味就深深刺激了几人的嗅觉器官,本来没什么饿感结果肚子全都咕咕叫起来。方明华哭笑不得,把带来的东西均分成五份,神经绷了一个下午加之又赶了不少路,真正放松下来的时候才感觉到饿。孙翔是末世养成的吃饭快的习惯,黄少天是自己领悟的狼吞虎咽,江波涛握着半个馒头,看着两人面前干干净净的碗目瞪口呆。

  楼里人不算少,这会儿又进来了几个,找个空地相互拉扯着坐下了。除了少数也刚进不久的好奇看了两眼,看不真切,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事情上。

  “咚隆——”

  门口重物倒地的声音吸引了全部的视线,就算黑暗里看不清楚也能听到是刚才进来的几个男人在说话:“哈哈……怕夜里有危险,先拿柜子什么堵上门,安全点。”

  

  “但是这样,其他幸存者也就进不来了吧?”黄少天小声疑惑。

  “哪个傻X会晚上赶路,不要命了啊?”旁边还是有耳尖的人听到,似乎在嘲笑黄少天的思维,“再说了,附近又不是只有这栋写字楼,他们可以去别的地方啊。”

  “你……”

  黄少天压下心里的疑虑,这楼门的材质是钢化玻璃,就算有丧尸在门口也没办法打碎玻璃闯进来,这些人到底是为了保险,还是……

  “方哥,我们要不换个地方过夜吧,”黄少天没法忽略那点儿不安感,“我总觉得这几个人不对劲。”他们就像是——

  “像在阻挡什么东西进来。”孙翔补齐了他的话,他听到那几个人小声交谈着,不知是无意识还是有意而为,远离大门坐到了他们附近。

  为什么?

  

  孙翔收起手里的火焰,周围顿时暗了不少。

  因为他们是唯一把能力展示出来的,也是所有人里最给人安全感的。

  

  方明华点点头,示意江波涛搞点水把碗洗了,做出一副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的状态。那边有人突然开始急躁,嘀嘀咕咕一小会派了代表过来搭话:“你们……你们好。”

  “你好。”方明华头也没抬,顺手接过江波涛洗净的碗筷收进袋子,那是个一八几的高个青年,他身后的女生探出头,小心翼翼地问:“你们要走了吗?那个,外面很危险的……”

  “有什么事么?”孙翔径直打断两人准备好的寒暄,青年噎了一下:“没,就是打、打个招呼,现在这么晚了,外面又黑,挺危险的,还是在这过一晚上再——”

  “我们什么时候走,会遇到什么危险,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吗?”孙翔漫不经心问了一句,刺得青年脸又红又青,不满道:“我只是好心提醒,信不信随你!别以为有点能力就了不……”“哥哥,”女生拉了拉他的衣角,余光却时不时就往周泽楷脸上飘,“他们看起来确实很厉害,我们回去吧。”

  

  “好走不送。”孙翔抱着胳膊,在青年开口之前堵住他的话。青年被他激得气恼不已,又看出来这群人实力不凡不好出手,冷哼一声,手指一动,脚下竟有一株绿色的东西穿破地板拱出来,飞快地抽枝发芽:“我直接挑明说好了,外面有个难缠的东西,靠我的能力才能拖住它,一旦你们出去被发现了殃及我们,那就不是几个人的事了,这屋里这么多人总得有人丧命……”

  青年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孙翔看他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自卖自夸的智障。

  初级的木属性能力还在这显摆呢?

  孙翔在一次大型清剿活动里见识过王杰希的异能力,那是挥手就能控制方圆几里地植物的程度,甚至只要王杰希想,只要条件充足,创造一片原始森林都是一眨眼的事,虽然那已经步入末世后期,但现在这个人毫无自知之明的在他眼前晃,未免太滑稽了些。

  

  “会引来这样的东西,还追着你们不放,怎么说也是你们的不对,脏水泼给谁呢?”江波涛皱眉,“说到底还是你们做了不该做的事才被缠上吧?”

  周泽楷突然道:“幼崽。”

  女生一瞬间慌乱起来,周泽楷的视线落在她身上,让她脸红的同时下意识捂紧口袋:“不……不是这个原因……”

  “那是什么?”

  “啧,”青年不耐烦地护住女生,“和她没关系,你们要走就走,别连累其他人。”

  

  “连累?”孙翔嗤笑,“难道我们白天走,那东西就不在了?”

  “……总之你们不能走!”青年说不出理由,但很强硬地拦在五人面前,“除非你们和我们联手杀掉它!”

  “这才是你的目的吧。”黄少天讥笑地瞥了青年一眼,“不杀掉,它就会一直追着你们,或者说,追着你妹妹口袋里的东西。就算对你们造成不了太大威胁,但是一直被个东西骚扰也不好受,对吗?”

  

  “嘁,你们想出去必须和我合作,它现在已经发狂了看到谁就攻击谁,没有我牵制它的行动——”

  黄少天突然明白了什么,猛然前跨一步上去揪住青年的领子:“所以你把门关上不让人进来,是让后来的幸存者分担那东西的注意力!?”

  仿佛是为了应证黄少天的说法,下一秒玻璃门外就响起巨大的撞击声——

  “嘭!!!”

  

  火光在所有人眼前炸开,无法去确认车里的人是否存活,或者说——如果还有人在车里,现在恐怕连尸体都没办法保持完整。

  青年脸上浮现出松了口气一样的神情,总算有人闯上门吸引那家伙,明天他们走的时候,它应该就没那么大热情了吧——

  “咚!”

  黄少天一拳把青年打翻在地,女生惊叫着护住青年:“哥!”

  随着她的动作,她口袋里的东西终于冒出了头。

  那是一只鸟的幼崽。

  

  在楼外的火光下,一个极大的黑影掠了过去,爪子随刺耳的摩擦声在门上留下六道触目惊心的划痕。青年捂脸哀嚎了一声,这情况让楼里所有人都下意识站了起来,就那不知道是什么鸟类的攻击力,再来一下这门估计就毁了,已经有人开始小声咒骂青年一行人带来的危险,那队人看起来就是以青年为首的,除他意之外都是普通人,此时被波及到尴尬不已。其中看起来年长一点的男性更是毫不留情地斥责女生:

  “早跟你说了别带着这个畜生,现在好了,那东西认准咱们不放,你哥又弄不死它——”

  “别说的你们很无辜一样!”女生恶狠狠地回头,“如果不是你们这些老东西嘴馋非要烤它的孩子吃,又怎么会这样!”

  “那你告诉我还能吃什么?!”男性忽得站起来,“负责拿物资的是你,你倒好,见到个活死人吓得东西都扔——”

  “都闭嘴!”青年撑着起身,“晓琳是我妹妹,你们再说一句就自己死在这!”

  “王晓明,你反了是不是?!我是你叔父!”

  

  孙翔冷眼看他们窝里斗,这种场面再熟悉不过,别说什么叔父了,就是亲生父母被自己辛辛苦苦带大的儿子当炮灰抛弃的都有,谁知道没有道德规章约束的人性有多黑暗,归根到底大多数人都是一群自私的生物罢了。

  “出去救人吗?”方明华只问了一声。

  他对江波涛和周泽楷再了解不过,只要他开口就一定会去,黄少天就等他这句话,冰雨现身,一马当先往门口冲去,越过的时候还不忘狠狠踩了地上的青年一脚,可谓非常记仇了。

  孙翔看到青年眼里的欣喜后冷笑一声,第二眼都懒得看,却邪随荡起的火光出现在手中,方明华笑意盎然,他从不会看错人,这四个孩子即使性格相去甚远,可从骨子里透出的东西完全骗不了人的。

  那是一眼就能和普通人分开的感觉。他有预感,就算未来再怎么黑暗,他们身上的人性也不会被打磨掉,一方面是实力保障,另一方面……

  

  方明华看见黄少天破开大门,冰剑在挥动间闪着盈盈蓝光。

  另一方面,是他们自身的坚持,也许这种坚持在有些人看来十分可笑,但那确实是让他们在心理上,异于丧尸的证明。

  

  

  黑影向地上的人扑去,火焰陡然间袭来,燃着它的毛发,有了光的照亮,几人总算是看清楚这东西的模样,那是一只……

  苏雀?

  孙翔以前图好玩养过,但也只能勉强从这个大家伙身上找出熟悉的影子,它的头顶确实带着特有的朱点儿,但一向吃素的嘴里竟然长了满满两排尖牙,随喙的开合不断显露出来。苏雀撞上写字楼,比平常苏雀大了有几十倍的身体硬生生撞出个凹面,黄少天紧握冰雨,义无反顾挡在了被袭击的人身前。

  喻文州微一抬眸,看清人影时瞳孔一缩,他曾在梦里无数次回忆起这样的情形,在他亲手把黄少天握了五年的冰雨拿过来,一点一点渐渐没入对方的胸口之后。那人被压制着毫无反抗能力,眼里阴沉的恨意直直钉到他身上。他的嘴边仍是温柔的弧度,他从未对黄少天用过他的异能力,药剂起效后也不过是找人耗尽黄少天的体力,从而把他逼到绝境里罢了。

  “少天,”他唤道,语气温柔得像情人间的呢喃,“你输了。”

  他熟悉黄少天出招的方式,熟悉他的生活规律,熟悉他的每一个小动作后面代表着什么,他是他最优秀的下属,即使黄少天时时刻刻都觊觎掌权者的位置,那并非出于对权力的渴望,而是想找一个无法实现的目标来支撑自己活下去。

  让他想想,第一次见到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对他说了什么呢?

  

  即使那记忆过于遥远,喻文州仍记得那是不怎么愉快的见面。像把锋利孤独的剑一样的少年不知道如何惊动了丧尸群,从他旁边跑过的时候忽而停了下来,扭头对他说:

  “不想死就跟着。”

  

  喻文州觉得这个人脑子大概是不正常,那个时候没有人会傻到去救一个陌生人了。

  黄少天见他没反应,皱了皱眉折身回来,拉着他的胳膊接着往前跑。喻文州下意识扬起精神触丝,在碰到黄少天身体的前一秒顿了一顿,无声地收了回来。

  这个人特别喜欢救人,虽然仅是能力可及范围之内。

  就像他现在毫无防备地把后背露给自己,关切道:

  “没事吧?”

  

  果然无论有没有重来,他还是喻文州熟悉的那个人。

  

————————————————

黄少天:别拦着我我要救我上(lao)司(gong)

总之上一世的喻队和少天大概有点类似那种……呃相爱相杀的感觉?

21 Aug 2017
 
评论(22)
 
热度(161)
© 英格兰街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