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那花开了。
 
 

【轮回全员向】轮回宿舍那点事儿26~30.

 

26.

人有爱好是多正常的事儿。

好比杜明喜欢吃完零食嘬手,方明华喜欢抠手指甲盖儿,周泽楷喜欢咬嘴唇上的死皮,江波涛喜欢唱歌。

对,唱歌。

孙翔有幸看过他手机里的歌单,先前说过江波涛喜欢郭兰英,但那只是他的女神之一。江波涛这人听歌的喜好偏到什么程度呢,歌单随机播放,第一首,《我的蒙古马》。第二首,《美丽的草原我的家》。第三首,《天路》……

据不完全统计,江波涛的女神大致有:

降央卓玛。

乌兰图雅。

韩红。

郭兰英。

德德玛。

乌兰托娅。

等等。

而且江波涛这人有个习惯,听歌不戴耳机,他嫌耳朵堵得难受。

204因此饱受荼毒。毒到什么地步呢?

歌曲前奏起,江波涛深情张口:“给我一片白云一朵洁白的想象!”

“嘿!给我一片绿草嗷绵延向远方~!”——杜

“给我一次邂逅诶在那青青的牧场~”——方

“给我一个眼~哎神!”——孙

合:“热~辣滚烫!!!”

歌声悠扬,深远绵长,在深夜激起了多少人对家乡的思念和怅惘之情,甚至连寝管室里的韩文清都站了起来,敲开了204的门。

 

 以及最后江波涛扫了一个星期的厕所。

 

27.

刚开学的时候大家都不熟,借个零食手机啥的都得提前说一声。孙翔无比怀念那时大家还天真善良的表象,哪里像现在,一口瓜六人分,一包糖六人分,一袋薯片六人分,连辣条都是一人一根吸溜吸溜。

孙翔有点小洁癖,别人咬过用过的东西,只要沾了口,一概不碰。其他人也知道他这个习惯,吃东西的时候尽量能用手抓就用手抓。

除了杜明这厮。

孙翔犹记得那天他刚拆包的棒棒糖,还没来得及舔一口,就被杜明就着手整个塞进嘴里还刺溜刺溜吸了两下的场景。

所以此后凡是孙翔拆零食,再也没有杜明的份了。

但是杜明会抢。

还会偷。

气到孙翔后来买了个带锁的箱子把吃的统统锁进去——

然后发现杜明会撬锁。

“我家祖上三代都是锁匠!这玩意儿我摸得可熟了!”

孙翔连气都不想生了。

 

28.

204一共六个人,选的系都不一样,有的人起得早有的人起得晚,难得有统一的起床时间,除了杜明其他人睡眠都比较浅,这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局面。

孙翔早课多,通常闹铃一响就摁掉起床,之后对面上铺的江波涛也嗖得坐起,跟着穿衣服穿到一半:“……哦,我课在下午。”

然后就着半穿的裤子外套接着睡。

江波涛一倒,方明华就坐起来了,先抱着膝盖迷蒙一会,然后再没睁过眼。

吴启摸到手机看眼时间,被子一蒙,失去意识。

周泽楷哼哼唧唧说了声早,也没能从暖被窝的怀抱中离开。

杜明以清奇的姿势睡得四仰八叉。

 

下午的课基本比较统一,午睡后基本所有人都要起来,两点的课,一点五十分的闹钟。

孙翔对此十分诧异:“不会迟到?”

杜明拍了拍胸脯:“绝对不会!”

所以说杜明这个人真的是骨骼惊奇绝世而独立。

铃声一响,孙翔赶紧穿衣服叠被子生怕赶不及,结果被子刚掀开,杜明拎着他的包闪电一般跐溜从梯上滑下,一人一包枪出如龙快若迅雷夺门而出消失于门外。

靠门的吴启裹紧小被子:“好大的风。”

孙翔:

 

29.

204在开学两个月之后就在男宿舍楼出了名。

据隔壁205的寝室长叶修所说,这就是一个三无寝室。

起初只是孙翔买了苹果,分给其他人吃的时候发现没带水果刀,于是去了趟203。

后来方明华值日,翻遍寝室找不到垃圾袋,于是去了趟203。

再后来江波涛手机没电找不到充电器,抬头一看整个寝室其他五个人全都在充着手机打游戏看电视和女朋友腻腻歪歪,叹了口气,去了趟203。

接着吴启晒衣服发现自己没带衣服撑,去了趟203。

杜明在墙上贴女神海报发现没有透明胶,去了趟203。

后来205的叶修来敲门,说借把剃须刀刮胡子,孙翔道:“没有,找203。”

后来205的方锐来敲门,说借点洗衣粉洗袜子,江波涛道:“没有,找203。”

后来205的魏琛来敲门,说烟瘾犯了借点烟,方明华道:“没有,找20……这个好像找不了吧?你可以找叶修。”

“那混蛋不给。”魏琛翻了个白眼。

周泽楷很乖,只是上厕所看到在门口拾掇垃圾桶的王杰希,刚抬手想打个招呼,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扫把一扔,嘭嗤一声给门摔上了。

“我们寝室什么都没有!”

王杰希咬牙切齿。


30.

自从上了大学摆脱高三魔鬼一样的地狱生涯后,孙翔的懒癌就越来越严重了。

甚至不仅是他,还有其他的五个人,天气一冷,晚上一到,早早洗好漱好就麻溜儿地窜进被窝,或捧着台笔记本电脑打论文,或铺着几张材料写作业,最差也是像杜明那样想方设法给唐柔变着花样儿写情书,安安静静的谁也不理谁。

过不了多久,孙翔觉着有点冷,挪挪屁股往被窝里缩了缩。

方明华敲着论文,看孙翔那样也觉得有点冷,于是也往被窝里缩了缩。

杜明看方明华那样,抽抽鼻子,冷,于是整个人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继续写。

江波涛打了个喷嚏,被子往上拉了拉,继续在材料上画笔记。

吴启侧躺在床上翻书。

周泽楷也半躺着划手机。

孙翔挪着挪着,整个人就完全缩进被子里去了。

方明华手指停在键盘上,轻微的鼾声响起。

杜明直接睡的不省人事。

江波涛手一划,水笔咕噜咕噜顺床沿掉了下去。

吴启的书自己合上了。

周泽楷的手机咣一下,砸在了他的脸上。

死一般的沉寂。


——————————————

记错时间临时赶稿

翔翔生日快乐!(虽然仍然没赶上)

03 Dec 2017
 
评论(16)
 
热度(489)
© 英格兰街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