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那花开了。
 
 

【周翔】凛冬

没头没尾小脑洞……给女神太太的生贺文,她真的超棒啊又勤快又可爱(???)会画画会做手书!看过周翔的致姗姗来迟的你没!她做的!我要把她吹上天【……】!!!

不敢艾特,默默喜欢。

s市下雪了。

在这个暴风雪近乎席卷全国各地的季节,s市也赶了趟潮流,趁夜里万籁俱寂的时候,偷偷落了场雪。

杜明嘭呲一下踹开门,仰天嗷呜一声就扑进了温柔落下的小雪中。

俱乐部难得通人性地给他们放了半天假以欣赏这百年难得一见的白色小精灵,门卫大爷还没来得及清扫门前的积雪,台阶上不厚不浅一层白,能没过棉鞋的整个鞋跟。

孙翔整个脑袋恨不得都缩在围巾里,张口就是一团白雾冒出来,吹散在萧瑟的冷风中:“这个天气难道不应该躺在被窝玩手机或者开着空调打荣耀吗?我们为什么要出来?”

方明华慈爱地看着雪地里狂野奔跑的杜明,感慨道:“这就是情调啊。”

“难得下场雪嘛,小孙不想打雪仗堆雪人吗?”

孙翔瞥了眼兴致冲冲已然搓起了雪球的杜明,嫌弃之色尽显:“好幼稚。”

“队长副队!二翔吴启!打雪仗来啊!”杜明在雪中对几人疯狂摆手,孙翔难得把脸从围巾里抽出来,迎面一个畸形雪球啪叽一声稳稳拍上他那仍然存有热意的帅脸,拍没了孙翔脸上的嫌弃,拍出了杜明震彻天地的哈哈哈哈。

孙翔额角青筋暴起,下一秒有什么东西覆上了他的脸,动作轻柔地擦掉残存的雪团。周泽楷朝他露出一个被粉丝称作万人迷的羞涩微笑,然后把用来擦脸的孙翔的围巾还给了对方。

“……”孙翔捧着自己湿漉漉的半截围巾,怒了。

杜明首当其冲,被孙翔拿围巾一捆,面朝下踹进了鼓囊囊的雪堆。

吴启鼓掌:“干得漂亮!”

“噗啊——”杜明好容易才从雪堆里冒出头,不满地拍掉头上的雪花抗议道,“队友爱呢小启子!”

“你是想再被雪堆埋一次吗?”吴启友善地笑了。

“反正,假都放了,来打雪仗吗?就当业余比赛好了,输的人中午请吃火锅怎么样?”江波涛提议道,得到了一溜儿的举手同意。孙翔虽然不喜欢冷,但他喜欢比赛,尤其喜欢作为winner的满足感,于是兴致昂扬地参与了,成功和周泽楷吴启分到一组。

杜明和江波涛一起,加上硬拉硬拽出来的吕泊远组成了土匪小队,孙翔这边也给队伍取了个非常合他心意的队名。方明华充当裁判,搬了个小凳儿坐门口:

“一个雪球一分,击中对面才算数啊!时间十分钟,由土匪帮对战老子天下第一小队,各就各位——”

孙翔握紧了手中搓好的两个雪团,力求在第一时间让它们近距离接触杜明的脸,杜明显然打的也是这个主意,方明华话音一落,两人瞬间出手,仿佛NBA赛场上实力相当的俩个劲敌,一时间雪球乱飞一气,不知道砸中了哪家的猫猫狗狗花花草草,到最后完全进化成孙翔逮着团雪往杜明后颈子里塞,冰得杜明哇哇大叫,不甘示弱地把手中的雪团拍了孙翔满脸,俱乐部前一时间鸡飞狗跳乒乒乓乓呜哩哇啦叮叮咣咣,江波涛和周泽楷等人全然沦为背景板,也搬了几个小板凳来围观两人掐架。

“现在的小青年么,气性大,正好消消火。”目击者方明华磕着不知道哪儿来的瓜子如是说。

轮回俱乐部门口有个斜坡,本来是方便车进车出,孙翔和杜明菜鸡互啄了有一个钟头,这会儿也不冷了,涨红着脸往回跑,怨他鞋底太滑,途径斜坡时不慎翻车,腰一扭腿一歪,不幸地啪叽一下,完美演绎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面朝黄土背朝天。

周泽楷吓了一跳,匆忙跑过来扶起孙翔,方明华和江波涛也围了过来,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询问着孙翔的状况:

“翔啊有没有摔到哪??”

“我看看我看看……哪里受伤了没?”

“不行吧,还是找队医看看!”

“等等,嘶——”孙翔拽着周泽楷的胳膊站起来,龇牙咧嘴地捂住了自己的腰,“好像是扭了……”

“能动吗?动一下看看?”

“不行不行不行!”孙翔刚试探性地转了一下,他那仿佛年久失修的老腰就发出了强烈的抗议,轮回的其他人也不敢动,搀着孙翔回到室内找队医检查了一下,所幸只是轻微扭伤,休息几天贴几幅膏药也该好了。

孙翔满足地靠在床头,享受着来自队员们亲切的嘘寒问暖:“冷不冷啊?空调温度要不要打高一点?”“渴不渴啊要喝水吗?”“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带”“还疼吗”

孙翔为自己有这样好的一帮队员而感动。如果不是这帮人在意思意思慰问几句之后就排排坐开始聊火锅佐料的话。

呵,虚假的队友情。

毕竟是一开始就说好了的,也没有因为孙翔一个人意外负伤就打消吃火锅的计划,眼瞅着要到中午,以杜明为首的几人还是无情抛弃了孙翔,选择了一家以魔鬼辣出名的火锅店,鬼子出村一样浩浩荡荡地溜了。

徒留孙翔一人,和床头柜上不知道谁好心留下来的面包。

孙翔撕开包装袋咬了一口,硬的,还贼干。

“咔哒。”

门突然开了,孙翔本以为是杜明他们出去了门没关严实,撑着腰艰难地就想去关门,结果一个什么东西在门口蹭了蹭,进来了——

还端着一个电磁炉。

孙翔愣愣地看着周泽楷:“你怎么没走?”

周泽楷放下炉子,插好电摆在一边,冲他笑了笑:“吃火锅呀。”

孙翔就这么支着腰,看周泽楷走进走出,该有的工具那叫一个一应俱全,锅底料是提前买好的,小盘子里堆着土豆片、小白菜和蘑菇,另外一盘是羊肉牛肉切好的片,还有他每次必点的小鱼丸和年糕。周泽楷很是熟练地煮开水下料下菜,娴熟的动作让孙翔不禁开始思考他们队长是不是平日里经常这样偷吃火锅给自己加餐。

“吃什么?”

周泽楷伸出筷子在孙翔眼前挥了挥,孙翔脱缰的思维这才重新回来,含糊地哼唧一声:“就……随便吧。”

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我不挑。”

说的好像刚来轮回这不吃那不吃的人不是他自己一样。

“你还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杜明不是请客吗,你怎么不去?”孙翔接过周泽楷递来的碗筷,夹起一片小白菜放进嘴里咀嚼,惬意地眯起了眼。

冬天,空调,火锅,还有比这更舒服的搭配吗?

周泽楷笑而不语,往孙翔的碗里又夹了一个鹌鹑蛋。

火锅底料选的好,入口微辣,吃过之后舌头有微微的麻,然后就是从体内散发出来的暖意,一波一波地涌上来。

吃饱喝足,孙翔打了个哈欠,抽出纸巾粗略抹了把嘴,跐溜一下滑进温暖的被窝,堪堪露了半张脸出来:“谢啦队长,改天请你吃肯德基。”

“嗯。”周泽楷温温地笑了,收拾好残局正要出去,孙翔突然从被窝里探出脑袋,“等等!”

“?”周泽楷疑问地看向他,孙翔瞄到他冻的微微发白的手指,想了想,掀开旁边半边被子,在床单上拍了拍。

周泽楷一愣。

“站在那里干嘛,不冷吗?”孙翔把被子往上提了提,“我好不容易才焐热的,你不进来就算了啊。”

周泽楷盯着发表危险发言而毫无意识的孙翔看了一会儿,把东西放到一边,从善如流地躺到他身侧,孙翔还煞是得意地哼哼两声,道:“暖和吧!”

“嗯。”周泽楷侧躺着点了点头,孙翔就跟开了话匣子一样开始和他唠今天发生的事,从杜明惹事到殴打杜明,再从殴打杜明到埋怨鞋子,再从埋怨鞋子到看透虚假队友情,说着说着没声儿了。

“二翔!看我给你带了——”破门而入的杜明看到倚着床背坐在孙翔床上的周泽楷,下意识地收了声儿。孙翔被他这一嗓子嗷醒,掀开被子斜了杜明一眼:“干什么???”

“我……你……”杜明指指自己,又指指孙翔,“他……”

“杜明,让你送个东西,杵在里头干嘛呢?”江波涛也走了进来,看见床上的两人眼神一凝,随后强自镇定,“小周也在啊,小明,咱走。”

“好的波涛哥。”杜明颤巍巍放下装满零食的塑料袋,脚底抹油般跟着江波涛的步伐溜了出去。

并很贴心地带上了门。

孙翔有些奇怪,但是他很开心,因为杜明这厮总算是有点良心,还记得给他带零食。

事后江波涛偷偷把孙翔叫了出来,问那天发生了什么,孙翔满脸的莫名其妙,一摊手:

“吃火锅呗。”

然后他又偷偷把周泽楷叫了出来,严肃问道:“小周,你是个好孩子,那天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莫名其妙收到张乖宝宝卡的周泽楷无辜地看着他:

“盖着棉被……纯聊天啊。”

————————

就是盖着棉被纯聊天嘛。

翔翔摔到的画面参考以下动态图:

26 Jan 2018
 
评论(31)
 
热度(323)
© 英格兰街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