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那花开了。
 
 

【杰佣/摄殓】非人事件簿.10

私设爆炸,看看就好。

人物是自己的理解,拒绝一切人身攻击。

前文 9

  

  奈布将绷带绕了几圈缠在颈上,而后熟练地打了个结。那条显眼的红痕成功被白色布料压在了下面,艾米丽等他整理好自己,率先开口道:

  

  “那么——奈布·萨贝达先生,是吗?”

  

  “是。”奈布点点头,“谢谢你们的帮忙。”

  

  “举手之劳。现在同是求生阵营的人,互相帮助然后逃出去才是第一目标。”

  

  医生的语气较之前缓和了许多,“趁游戏还没开始的现在介绍一下吧,我是艾米丽,艾米丽·黛儿,如您所见,曾经——现在也是一名医生。”

  

  “艾米丽的医术非常好,”脸上生着雀斑的小姑娘拽着她的衣服,“我是艾玛·伍兹,从前是个园丁,照顾花草的职业……您可以叫我艾玛。”

  

  “艾玛?”奈布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您是否曾有过一个玫瑰园?在特殊——在一片荒野上?”

  

  “哎?”

  

  艾玛蓝色的双眼中出现了疑惑:“您知道?……您曾经认识我吗?”

  

  奈布摇摇头:“只是您突然消失了,很多人……您的家人很担心。”

  

  “……那种事情不会存在的啦,”艾玛吐了吐舌头,“嗯……我已经没有亲人了,我到这里来就是想知道爸爸在哪里呢。奈布先生,您难道不是怀着自己的愿望来到这的吗?”

  

  “愿望?”

  

  奈布重复了一遍这个特殊的词汇,随之摇了摇头。而此时一旁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敲了敲窗栏:

  

  “现在谎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先生,即使您不能向我们袒露来到这里的目的,但我希望您能告诉我们真实的身份。您为何认识与我们对立的‘监管者’?既然要一起逃生,我不想和不知底的陌生家伙打交道。”

  

  “喂莱利,这样说太生分了吧!”

  

  “难道你希望我们陷入危险?这正是我不想和你组队的原因,威廉·艾利斯,逃生靠的绝不可能是武力。”

  

  “上等人对自己的智商总是很有自信,”边缘抱着手电筒的青年努了努嘴,“光凭你的脑子就能赢吗?你的胜率还不如克利切。”

  

  “只会小偷小摸的人有什么资格反驳我!你不过就是一个下等人——”

  

  “停下!!”

  

  艾米丽厉声喝止了两人的争吵,“吵架能吵出什么结果?本来已经是僵局了,监管阵营又掌握规则,你们想一辈子留在这里?”

  

  “……”男人冷哼一声,不做争辩地扭过头去。

  

  奈布旁观了这场短暂的争吵,他组织了一下自己的回答,道:

  

  “先前我的确撒了谎。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就请说,我曾是一个雇佣兵,也杀过人。”

  

  立刻有人的眼神中带上了戒备。

  

  “你有把握杀了‘他们’吗?”边缘的青年再次开口,“雇佣兵应该是很厉害的人吧?如果你杀了‘他们’,会直接判定我们赢吧?”

  

  “很遗憾,那大概是违规的。”艾米丽道,“‘他们’也不可能那么好对付,不然这位先生也不可能躺在这里。那群家伙本就不是人。”

  

  青年恹恹地低了头。艾米丽将目光投向奈布:“您似乎有一个同伴也来到了这里。”

  

  “是的,”奈布的身体绷了绷,他撑着床铺,使了几分积聚起来的力气让自己坐起来,“他是我的朋友和同事。艾米丽小姐,您当真没有见过他吗?黑色衣服,也许带着口罩,有一个随身的木箱子,不怎么喜欢说话——”

  

  艾米丽比了一个“停下”的手势:

  

  “先生,虽然我们的确没有见过他,但您也听到了杰克先生的话,他的信誉一向很高。您的朋友会出现的,或许是不久之后,或许是游戏开始,又也许就是现在——”

  

  焦急的敲门声随之响了起来。

  

  医生小姐耸了耸肩。

  

  “瞧。”

  

  十几双视线停在转动的金属把手上,黑衣青年推门而入,又因这些含义各异的目光而下意识地僵住,但在看到床上状态虚弱的好友时,他的眼中瞬间覆上了欣喜:

  

  “奈布!”

  

  艾米丽自觉地退了退,让出空来给两人拥抱。

  

  “万幸,约瑟夫没有骗我,”卡尔紧紧攥着木箱的提手,“……真是太好了。”

  

  “你应该在外面等我的,”奈布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这样的游戏太过荒唐——约瑟夫也参加了?”

  

  卡尔点点头:“‘他们’大概都在这里。”

  

  “那么……”奈布的话音在感受到周遭人的视线后瞬间终止,艾米丽的神情若有所思,但她在触及奈布的视线后摊了摊手:

  

  “需要清场吗?两位的话题似乎并不方便让我们知道。”

  

  “不,……没什么好说的。”奈布环顾一周,“这里也并不是适合讨论事情的地方。”

  

  “全员之间的商议会在求生大厅。”艾玛道,“但您的身体已经没事了吗?”

  

  “只是没力气,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奈布确认了弯刀的位置,好在躺了很久,四肢的活动没有太大的问题,杰克似乎也没下重手,只是香气的后遗症让他的脚步有些绵软。

  

  卡尔用视线传来了“没关系吗”的疑问。奈布摇摇头,尽量让自己的步伐显得正常而坚定。

  

  欧蒂利斯庄园的占地面积很大,从沿途走廊的窗户可以看到废旧的教堂、工厂和一座小型的医院,傍晚辉光下的遥远湖泊闪闪发亮,天还是阴的,但夕阳从云后冒了一点光,多少让人心安了点儿。

  

  古堡中的烛光亮了起来。

  

  像是一阵风吹开了封住灯芯的尘灰,墙壁两侧的烛火依次亮了起来,尽头的高门缓缓打开,在寥寥的光下稍显阴森的大厅进入了所有人的视线。

  

  “看来,刚好赶上了晚餐时间。”

  

  大厅中央空着一张长桌。奢华典雅的桌布上摆放着整齐的餐具,烤牛肉和蘑菇汤的气味在空气中慢慢充盈。艾米丽在桌首坐下:

  

  “庄园所提供的一切物质条件都是最好的,两位先生,请用。”

  

  求生者们三三两两地坐下来,长桌上的餐具刚好是所有人加在一起的分量,奈布和卡尔坐在桌尾,而艾玛突然“咦”了一声:

  

  “是不是……多了一点什么?”

  

  “是配菜吧?”

  

  先前发现奈布的青年夹起一块裹着鱼头的披萨,不假思索地塞进嘴里咀嚼。

  

  然后连同吃下去的烤牛肉一起吐了出来。

  

  “艾利斯??”他旁边的络腮胡男人吓了一吓,“你还好吗?”

  

  艾米丽卡住鱼头的叉子顿了一顿。

  

  “呕……”青年拍了拍胸口顺气,“庄园主已经请不起好厨师了吗?这是什么东西?它让我想起我队员一个月没洗的袜子!”

  

  艾玛的眼中出现了惊恐。

  

  “他们……我是说,上层的人,莱利先生和……艾米丽,你们尝过吗?”

  

  艾米丽的语句有些凌乱:“我的诊所很忙……你知道,很多时候我来不及去享受一次真正的正餐……好吧,我并没有吃过。”

  

  莱利神色如常:“就和艾米丽小姐一样,律师的工作也很忙。但我吃过,即使在英国长大,但那种感觉让我毕生难忘。我并不想承认这是我们的特产。”

  

  卡尔犹豫半晌,还是把叉子转了个方向,专心致志地吃起了浇上酱汁的牛肉。

  

  “莱利先生,您为什么不提醒我!”青年不满地咽下蘑菇汤,清了清嗓子道,“我不知道还有这样的配菜!”

  

  “你总要尝试一会才能真正体会。”

  

  奈布默默地咬了两口,默默地吐了出来。

  

  他认为一定是退役的生活太过安逸,才致使他完全不会珍惜眼前的食物,甚至恨不得一辈子也别再碰它一次——

  

  “仰望星空,”莱利挑了挑眉,“很好听的名字是吗?但在外人眼里它还有一个名字。”

  

  奈布直觉这个外名不简单。

  

  “叫死不瞑目。”

  

  “……”

  

  艾利斯点点头:“确实。”

  

  艾米丽揉了揉额心:“真是……毫无食欲。那么继续进行介绍吧,这位是威廉·艾利斯——艾利斯,你可以继续你的晚餐,烤牛肉的味道很正常。”

  

  “谢天谢地。”

  

  “他曾是一名优秀的橄榄球员。这是罗伊先生,他先前从事的职业是魔术师;玛尔塔·贝坦菲尔小姐是一名空军,也许你们之间会有许多话可聊。克利切先生……请您稍微注意一下形象,这里并没有人会去抢您的面包……”艾米丽的眉头皱了起来,“可能有些奇怪,但这位先生是一位慈善家,他收养了很多孤儿。”

  

  奈布一一致礼,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让他感到怪异,据艾米丽所说未到场的沉迷机械的高级机械师特雷西·列兹尼克,礼貌且安静拘谨的盲人小姐海伦娜·亚当斯,她甚至还在读大学——

  

  来自异域国度的祭司菲欧娜·吉尔曼女士,包括自称调香师的薇拉·奈尔,和四处流浪、在这里短暂停留的冒险家库特·弗兰克,甚至与这里大部分人语言不通无法交流但为人正直的牛仔先生,现在又多了奈布和卡尔——

  

  特殊的职业者,特殊的人类。

  

  和他们不一样,这里的人们都是怀着某种愿望来到这里,具体的无人细说,但有的关乎金钱,有的关乎名誉,抛开这些暂且不谈,他们和奈布与卡尔的目的有着最本质的不同。

  

  ——为了追查一群逃犯而进入这里,这样的理由未免太过特殊。

  

  晚餐的氛围因为诡异的配菜而活跃了起来,艾利斯在一群人的怂恿下咽了口唾沫,举起一旁绿色的果汁抿了一口,脸色“刷拉”地白了下来——

  

  “这又是什么!??”

  

  “黄瓜,猕猴桃,或许还有生姜……很独特不是吗。”莱利幸灾乐祸地笑了笑。

  

  艾米丽再度心情复杂地放下了杯子。

  

  克利切闻了闻果汁,如临大敌地推到了胳膊能够到的最远的地方。

  

  奈布的手无言地打了个弯儿,拿起了另一侧的牛奶。他忽而闻到一阵花香,熟悉的玫瑰的气味淡淡地飘过,一闪而逝。

  

  ……

  

  “你非要这样吗?”

  

  灯光明朗的花园一度十分安静。杰克的归来让几人不约而同地投去了视线,约瑟夫直接干脆地扔了刀叉:

  

  “我怀疑你在为难我,杰克,我怀疑你是故意的。”

  

  桌上的仰望星空孤零零地摆在一边。

  

  “妾身……妾身有些无法欣赏西方的……”美智子摇了摇扇子来遮掩自己的不自然,“当然我不是指杰克先生的厨艺不好,只是……”

  

  “只是下次你要再叮叮咣咣半天弄出来这个玩意儿,我就用火箭筒把你戳死!”裘克使劲儿拍了拍木桌,“我宁愿生啃白菜也不想再尝试这个东西了,你是想毒死我好抢走我的业绩!” 

  

  “瓦尔莱塔不想说话。”蜘蛛瞥了瞥一旁的班恩,“班恩先生也不想,但他显然说不出来。”

  

  “艾米丽小姐会治食物中毒吗?”约瑟夫朝杰克扬了扬下巴,“我不想因为这个,让求生者明天集体缺席,那一点意思也没有。”

  

  杰克低头看了看自己卸下指刀的手,深吸一口气,雾气猝然间弥漫开来,将他的身影送入黑暗。

  

  “……是不是有点过了?”美智子道,“总觉得杰克先生很受伤。”

  

  “您必须让他意识到他自己的可怕,”约瑟夫优雅地站了起来,“我去让庄园主换一份晚餐过来,我不习惯饿着肚子睡觉。”

  

  “希望不会再有下次了,”美智子叹了口气,“他为什么会突然想下厨呢?”

  

  “诡异的表现欲。”面上密密麻麻缠着绷带的男人推远了面前的果汁,“希望没有给那两位留下阴影。”


——————————

氛围一直那样沉重不好,该放松的时候就是要放松【理直气壮

有点搞怪,但其实是码字的时候特别饿但是又没到吃饭时间emmm

鳗鱼冻好吃,真的好吃

下一章就正经了!!!

03 Nov 2018
 
评论(33)
 
热度(262)
© 英格兰街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