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那花开了。
 
 

【微草全员向】时光

方王元素预警!

  l市的生活节奏总归抵不上b市。
  
  
  袁柏清在菜市场门口犹豫许久,还是重新扒拉上口罩,打算去超市买几盒脑白金。去年夏休和冬休的时候实在太忙,副队长交接要处理的事情像座不留情面的山,但到底英杰已经当了几年队长,褪去当年青涩懵懂的样子,多少像个成熟的大人了,帮了他不少忙,但探望前队长和弃疗之神的计划只能报废。
  
  
  所以队长说的没错啊,安逸始终无法让人长大,同样是队长,卢瀚文就比现在的高英杰还要出色一些,但好在他们还年轻,年轻人嘛,前途总是无限的。袁柏清苦苦地笑了,他也到了开始伤感自己年龄的时候了,当年队长和师父是不是也是这样?
  
  
  因为年龄问题而告别这个自己深爱的舞台,一定会遗憾吧。
  
  
  高英杰作为队长事情还要多一点,赶的是下一班的飞机。袁柏清等他的时候,想着要不买点儿东西带着,b市的特产王队和师父早就不知道吃了多少次,一点不稀罕,而且那些东西总归是名不副实,卖的都是牌子和名声而已。
  
  
  于是他就拐进了超市,常年待在训练室,他其实不大呆的了吵闹的地方,王队也是。
  
  
  袁柏清这样想着,真从货架上扒了几盒脑白金,想想又拐到零食区撸了两包甜辣口味的薯片,鸡零狗碎的买了一堆,看时间到了才匆匆结账去机场。
  
  
  高英杰压下帽檐,他的个子比起其他人还是矮小一些,二十出头的年纪,就像当年的王杰希那样扛起了微草,刘小别和袁柏清这样留队时间久的看着心疼,许斌退役后就由袁柏清接任了副队长,王不留行和冬虫夏草,一如当年魔术师身后坚定矗立的治疗之神。
  
  
  高英杰远远看到人群中冒出跟他一个打扮的袁柏清,松了口气,脚步欢快地跑过来:“柏清前辈!”
  
  
  袁柏清纠正过很多次他的称谓,高英杰坚持不改,只在媒体镜头前规规矩矩,私下里该怎么叫还是怎么叫。
  
  
  “走吧,我跟队长打过招呼了。来,东西给我点儿。”
  
  
  “呼……谢谢前辈。”
  
  
  傍晚时分,街道上并没有太多年轻人闲逛,多是一些摇着蒲扇叙家常的老人家,高英杰摘下口罩,总算是真正放松了下来。
  
  
  “不知道队长变成什么样了……不过大概还是像当年队里一样的老年人生活习惯吧,哈哈!”
  
  
  高英杰不会主动找天聊,袁柏清只能自己想话题,对方表示赞同地笑了笑,带领微草在荣耀舞台上厮杀多次的现任队长没来由紧张起来,或许这是一种下意识的本能,来自于他们最好的队长,最好的老师王杰希。
  
  
  他们住的地方是一个地处僻静的小区,即使退役了,王杰希和方士谦仍旧是媒体不曾放弃过的热点对象,现在的年轻人没耐心待在这样交通落后而没什么人的地方,记性好如袁柏清,也记不得几年前和柳非刘小别他们是怎么找到地方骚扰队长的了。
  
  
  老年人记性是不太好,大概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自己的家,高英杰和袁柏清一路问过来,也不知是从头错到尾还是哪里出了岔子,总之又回到了小区大门口。
  
  
  幸运的是,他们撞上了老头衫拎着西瓜和蛋糕趿拉拖鞋的方士谦。
  
  
  “哎?你俩在这杵着干嘛,回家啊!”
  
  
  高英杰一听泪花就泛起来了,他下意识低下头:“方……方前辈。”
  
  
  “哎呀师父,两个失足儿童在这儿,您给领回去吧,会干卫生会玩荣耀,免不了上当免不了吃亏,买一送一哦!”
  
  
  “去,臭小子!一点尊师重教都不懂。”方士谦笑着呼上袁柏清狗头,顺带揉了把高英杰软软的头发,“英杰这么大啦,来,咱上楼。你们队长还在家侯着哪。”
  
  
  “队长——队长还好吗?”
  
  
  “好啊,有我照顾着能有什么事,整天吃吃喝喝打荣耀,挺好的。”
  
  
  “小队长,老王,开开门啊,我领着俩孩子回来啦!”方士谦咣咣砸门,里头门开的同时飘出句话:“英杰和柏清进来,让他睡大街。”
  
  
  “我跟你们说你们队长就这点儿不好老是口是心非哈哈——英杰?英杰你别哭啊,我这就上街去上,哎呀……杰希,你看看……不是,这小孩怎么还哭了呢!”高英杰憋了一路的眼泪终于还是没憋住,方士谦手忙脚乱,鞋也没换踩着干净地板就往里扑,匆匆忙忙扯了几张纸回来,“擦擦擦擦,你们队长在这,受什么委屈了就跟他说,他给你报仇!”
  
  
  “英杰,你好好说,怎么了?”王杰希捏了捏他的肩,“柏清,队里出什么事了?”
  
  
  “啊?”袁柏清懵逼,低头看比他们都矮了一截的高英杰,“英杰也许,也许只是想家了。”
  
  
  “进来再说。方士谦你一会把地板擦掉。”
  
  
  “嘤。”方士谦委屈一秒,拍拍高英杰的背把他按到沙发上,转头倒了两杯水过来,“喝点水,放松放松。”
  
  
  “对不起队长,方前辈,我就是……就是……”
  
  
  高英杰好像一瞬间又变成了当年畏畏缩缩跟在王杰希身后的那个少年。他其实多想再看一眼王杰希的背影,但王杰希却转过身,等他经过时,满含祝福与期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终将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却再也看不见那个始终护着他引导他慢慢成长的身影。仍然会有人对他说加油,说发挥不错,却始终不是他想看到的那个人了。
  
  
  他飞快地褪去了青涩,王杰希退役的那个晚上,他躲在门后拼命的哭,好像要把以后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困难一次性哭完,再遇见的时候咬牙挺过,变成王杰希所期望的那个样子,变成所有人眼里微草的曙光。
  
  
  赢下比赛的时候,他总想有人站在他身后,欣慰地肯定他的进步;输掉的时候,他又想有人拍拍他的肩膀,鼓励他下次加油。他终究还是留下了那么点儿懦弱,等到王杰希面前时偷偷放出来,仍旧还是那个怯弱胆小、单纯无比的少年。
  
  
  微草不是以前的样子了。队员换了又换,到最后,只剩下刘小别和袁柏清还在,联盟新生代在不断更替,去的就是去了,来的短暂停留,又被新的新秀取代。
  
  
  有时高英杰会想,队长怎么样了,在看着我吗,在看着微草吗,我会不会哪里做的不好,队长会不会生气,然而他也只能对着黑掉的屏幕发会儿呆,再开始一天的练习。
  
  
  袁柏清明白,刘小别也明白。转会的柳非明白,退役的许斌也明白。
  
  
  不管新队员在后头怎么队长队长的喊,在高英杰心里他自己始终还是当年没长大的小孩,王杰希还是他的队长,以后是,一生都是。
  
  
  “我只是想你了,队长。”
  
  
  他揉揉哭红的眼眶,王杰希仍然微笑着看他,说:
  
  
  “英杰,你长大了。”
  
  
  高英杰打了个哭嗝,他抽抽鼻子,“队长,我肩负起微草的未来了吗?”
  
  
  王杰希笑了,高英杰极少看他这样笑过,笑得无牵无挂,笑得欣慰无比。
  
  
  “是,你一直都是。”
  
  
  高英杰又一次眼泪决堤。方士谦那厮端了盘切好的西瓜,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那啥,吃个瓜歇会儿?”
  
  
  “师父我也要!”袁柏清在高英杰背上拍了拍,“英杰今天太高兴了,让他哭哭好一点,平时在队里都不一样他了,怪不像他的。”
  
  
  方士谦往自个儿嘴里塞了一牙瓜瓤儿,点点头含糊不清地呜呜噜噜:“看电日让六日照惹,热挨日路容易。(看电视就知道了,这孩子不容易)”
  
  
  “师父,这我们给您俩买的脑白金和零食什么的,你们看着吃啊,您不最喜欢甜辣口味的嘛,我记得队长不吃这些,就没买多少。”
  
  
  “薯片?”方士谦拿起来看了看,“我都好久没吃这个了,跟你们队长一起过日子,哪回吃他都要啰嗦一回垃圾食品,你小子可别撺掇你师父我破戒啊!要跪板子的!”
  
  
  “真的?”
  
  
  “假的,也就你们还听他吹。”王杰希瞥他一眼,“柳非和周烨柏他们呢?”
  
  
  “柳非转会了,周烨柏他们上外地去了,上海南京去哪儿的都有,退役过后找了别的工作,都忙的很没法回来。”
  
  
  王杰希目光沉远,不知道想起了多久以前的事,半天才说了句:“挺好的。终归要找点事做,不然……”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队长现在还打荣耀吗?”
  
  
  “当然。”王杰希话音未落,方士谦即刻积极补充,“你们还不知道,你们队长偷偷开新号加了中草堂,你们银武升级材料好多都是他打的,还神秘兮兮不让说,怕你们瞎想八想——”
  
  
  “方士谦,”王杰希瞪他,“把你的嘴闭上。”
  
  
  “好嘛。”方士谦比了个拉拉链的手势,住口啃西瓜去了。
  
  
  “所以说,队长一直还在看着我们啊。”袁柏清笑嘻嘻地揉了把高英杰的头,“英杰,咱们可要加油,拿下今年的总冠军,送给队长补齐三连胜!”
  
  
  王杰希哭笑不得。这当儿,门又咚咚咚地响了,方士谦一个鲤鱼打挺:“我开去!谁啊?”
  
  
  “快递!”门口嚷嚷道。
  
  
  “是——”高英杰倏地抬起了头,方士谦开了门,朝屋里神秘地眨眨眼:“猜猜,惊喜哦!”
  
  
  一二三四五个脑袋从他身后冒了出来,刘小别提起手里的蛋糕,后面柳非许斌梁方和周烨柏默契地一鞠躬:
  
  
  “队长,生日快乐!!!”
  
  
  “你们……”
  
  
  王杰希呆了呆,高英杰已经抓着衣角站了起来:
  
  
  “非姐,别哥,你们怎么——”
  
  
  “队长生日这么大的事不叫我,好小子,一点义气都不讲啊!”柳非身上还套着厚厚的长袖外套,“害我匆匆忙忙赶回来,衣服还没换呢!”
  
  
  “队长!我探亲来啦!”刘小别拉着许斌的胳膊凑过来,“顺便看看方前辈有没有惹你生气——”
  
  
  “我看看这是哪里来的臭小子?”方士谦撸起袖子往刘小别头上锤了一下,“还有生日蛋糕这么重大的事,居然想跟我抢,扔掉!”
  
  
  “别啊前辈,一个不够吃!”
  
  
  ……
  
  
  时光静静地走,人来人往中,总有人会回头看看,看看落在后面的人,看看自己经历过的事,但总不会彻底放下,于是就变成了执念,永远拉扯着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告诉你,累了,就回家。
  

————2018-07-06,王杰希十九岁生日快乐!
虽然似乎不像个生贺文……
  
  
  

06 Jul 2018
 
评论(3)
 
热度(51)
© 英格兰街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