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那花开了。
 
 

【裘前】疯子

交党费。艾利斯视角。


01.月亮河公园

  

  我的名字是威廉·艾利斯。

  

  一个星期前我加入了橄榄球队,为了欢迎新成员,队员们突发奇想地要去游乐场庆祝,但我在冲刺时不小心扭伤了脚,于是地点改成了就近的一家学生咖啡厅。

  

  我多庆幸我改变了他们的选择。

  

  那件震惊整个伦敦的案子发生在离我如此近的地方,仅仅是一会儿电车的距离,也许我也会像那其中不幸殒命的人一般,用鲜血染红小丑雕像脚下的土地。

  

  我一个人前往那里,警察十分忙碌,黄色的隔离线绕了很大的圈,圈住了整个游乐场。

  

  连旋转木马都被染成了红色。

  

  我周围的人皆在议论纷纷。说这个杀人犯太过疯狂,泯灭人性的人不配在死后染指天堂。

  

  血腥味十分浓重,有许多人已经无法忍受这样令人惊惧的场景,拉拉扯扯地陆续离开了。我听见离开的人中有人说,杀人者是马戏团的小丑。

  

  一个曾无数次演绎悲伤,却始终没得到过多少喜欢的哭面小丑。

  

  ——而我曾送过他一捧花束。

  

  在花店相对滞销的满天星,摆放在开得正盛的玫瑰旁,无数人将手伸向艳丽的花枝,但只鲜少人会购买这些相比之下暗淡非常的星星。

  

  即使它们拼劲全力来展示毕生的美好。

  

  ——他大约是第一次收到花吧,明明是哭脸,却笑得很高兴。我那时候似乎刚进入中学,好几年前的事情,但他的脸我一直记得。

  

  所以我很难想象他这样的人会摘下面具,对着嘲笑他的、忽视他的、厌恶他的人举起镰刀,因为他笑着的时候非常温柔。

  

  这样的人,应当是被喜欢着的才对。

  

  我在花店买了一束满天星,店员脸上仍可见未褪去的惊惶,我走出大门时,店主决定关店了。

  

  天渐渐转黑。

  

  我把星星放在雕像脚下,姿势很别扭,因为脚踝还绑着纱布,我的行动不是很方便。

  

  警察督促身为外来者的我离开。我走时看了一眼雕像,他是个红鼻子的滑稽小丑,笑得很开心。


  

02.小丑先生

  

  伦敦今日是难得的晴天。

  

  城市上空的雾散了,阳光落下来,一切都变成了灿金色。今天是训练日。

  

  ——我敢说,我一定是学院最优秀的前锋。

  

  “艾利斯!”队员在叫我。

  

  冲刺是很消耗体力的一件事,我扶着膝盖休息,和替补互换下场。

  

  铁丝网外有个孤零零的影子。

  

  我把毛巾搭在肩上,试图过去和他聊聊天。

  

  “先生!”我说,“您不进来看看吗?”

  

  他沉默着摇摇头。

  

  风吹开树荫,我看见他脖子上包裹着整张脸的面具,出乎意料地,是位笑面的小丑先生。

  

  但他似乎并没有在笑。

  

  看得出来,他不高兴。

  

  “艾利斯!”

  

  我甩了甩毛巾,优秀的前锋总是时刻被需要的。我回头看的时候,小丑先生已经不见了。

  

  傍晚收场时我收到了一束快要枯萎的玫瑰。队员说一个奇怪的小丑把它放在了入口,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为什么会觉得,这本来应该是满天星呢?

  

  被我带回去的时候,玫瑰已经濒临死亡了。

  

  小丑先生选错了花。

 

  

03.抛弃

  

  我又回到了游乐园。

  

  它的全民其实是月亮河公园,但它现在已经成为了禁忌一样的地方,没什么人愿意主动提起这里的惨剧,因为制造出那出惨剧的悲伤小丑先生仍旧没有被抓到。

  

  警员们开始收到投诉信了。

  

  我抱着满天星来到雕像前,它的脚下没有上次的痕迹,但手中被塞进了一簇开得热烈的向阳花。

  

  这像是一种奇怪的回应。

  

  雕像一直笑着,眼窝里陷着干涸的血迹。

  

  哭面小丑先生来过这里了。

  

  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只是觉得我应该这样。小丑先生并没有逃走,他还在这里,也许就在某个角落——天黑下来了,游乐园里没有亮灯。

  

  它被抛弃了。

  

  和那位没有人喜欢的哭面小丑一样。

  

  

04.驯兽师

  

  逃出来的幸存者说,小丑先生有一个喜欢的人。

  

  一位非常美丽的驯兽师。

  

  她总有办法使老虎与狮子低下它们高贵的头颅。

  

  但一场大火烧毁了太多,从马戏团蔓延到整个乐园,它现在破旧不堪,火甚至还没有完全熄灭。

  

  警员们也找到了一具猎奇的男尸。从他的服装人们认出是马戏团最受欢迎的微笑小丑先生。

  

  他的笑不见了。

  

  他的脸消失了。

  

  哭面小丑进行了一场屠杀,带着驯兽师小姐藏了起来——有人如此猜测。但那大概只是谣言。

  

  我没有去拿那簇向阳,也许它们并不是留给我的。

  

  我见过那位驯兽师,她的金发和这花一样的颜色,也一样地好看。

  

  我该回去了。

  

  但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窥视。而我闻到了甜腥的味道。

  

  并不是出于恐惧,但我仍然跑了起来。脚伤限制了我的行动,两条街后,我误入了一个封死前路的巷子。

  

  路灯的光十分昏黄,第二个人的脚步声渐渐接近了。

  

  小丑先生血淋淋的脸暴露在了灯光下。

  

  他很奇怪。

  

  因为那分明是微笑小丑的脸。

  

  我似乎明白了。

  

  小丑先生抬起手,我怀着失去一条胳膊的想法挡住眼睛,但血腥味并没有加重——我嗅到花的淡淡的清香,在我的面前。

  

  小丑先生把那簇向阳拿了回来。

  

  ——“送给我吗?”

  

  “嗯。”

  

  我谨慎地接了过来。他转身离开,我意识到怀里还有那样一捧星星,于是跑过去抓住他的手:

  

  “等等先生,你忘了东西没拿。”

  

  小丑先生的笑脸面向了我。


  “离我远一点。”他说。

  

  “别再找我了。”

  

  

05.那怎么可能呢

  

  他离开了。

  

  没有对我造成任何伤害,他也没有收下满天星,这让我觉得我被讨厌了——但小丑先生没有杀掉我。

  

  我忘了询问驯兽师小姐的下落。

  

  校橄榄球队获得了市内比赛的胜利,我的脚伤也已经痊愈。队员们又突发奇想了——

  

  他们想去月亮河公园探险。

  

  距那件案子过去已经两个月了。而小丑先生却依旧没有落网,幸而也没有新的凶杀案发生。那里现在仍然是禁地,但架不住这群人的好奇心,我的阻拦并没有效果。

  

  “好吧,”我想,“也许会遇见小丑先生也说不定。"

  

  我想和他聊聊。

  

  我们从后墙翻了进去。


  月亮河公园非常破败。然而几个月前它还是这里最有人气的游乐场,小丑先生也还在台上表演,千篇一律的悲剧,激不起台下半点儿的波澜。

  

  “嘿艾利斯!”队员碰了碰我的肩膀,“你看那边,那雕像和真的一样!”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忽而有些悚然——

  

  小丑先生的手里有一把滴血的电锯。

  

  ——他在看着我。

  

  “我说……卢迪,”我抬高声音,“我们来捉迷藏吧,你知道,我在这里数六十秒,被抓到的人要负责一个月的餐后甜点。”

  

  “太狠了吧!”

  

  “那可千万不能被发现啦~”

  

  “来吧艾利斯!绝对不可能抓到我的!”

  

  队员们嘻嘻哈哈地四下散开,我在心里数到六十,一步步朝小丑先生走了过去。

  

  他没有动,直到我来到他身边。

  

  “现在离开。”

  

  “为什么?”我说,“为什么我一定要远离你,先生?”

  

  “我会杀了你。”

  

  “可您并没有那样做。您有很多次机会,但您并没有杀掉我。”

  

  小丑先生提起电锯,我的脖颈横上一片冰凉。

  

  “你会为没有报警而后悔一生。”

  

  “——那没有必要,因为您送了我一束花。”

  

  我把口袋里向阳的残骸拿出来,举到他的面前。

  

  我尽了最大的努力保护它,但它们还是异常迅速地枯萎了。想来想去,也许只有仙人掌了解我的心情。

  

  “……我没有值得你靠近的地方。”小丑先生提了提裤脚,那里露出机械呆滞的反光,“如你所见,我是个残废。呆板、笨重,更不会讨人喜欢,娜塔莎也觉得我一无是处。现在,我还是一个恶贯满盈的杀人犯。”

  

  我直视着他的眼睛。

  

  “但您曾经把走丢的孩子送回家,即使她的父母认为您是诱拐犯;您也曾给雨夜街头流浪的乞丐撑伞,即使他偷了您身上所有的钱。驯兽师小姐的心在微笑小丑先生身上,她并不会注意到您的优点。最重要的是,您曾给一个孩子带来了最纯真的快乐。”

  

  “先生,您是个温柔的人。”

  

  他演绎的是自己的悲剧,而旁观的人并不能懂得。他人的人生无聊至极,让他们提不起任何兴趣。世人总喜欢圆满,因而根本没有人会在意一个生存的意义即为逗笑的人心底无助的悲鸣。

  

  为什么没有人来爱他呢。

  

  连那位美丽的驯兽师小姐也离开了小丑先生,在电闪雷鸣的雨夜里,一个星期前的晚上,她浑身上下淋得通透,她拒绝了小丑先生的外套,在雷电照亮的惊恐的眼神中离开了这里——逃离了小丑先生的身边。

  

  我看见小丑先生痛苦地抱着头,隔着街道,我听见他断断续续的、痛苦的呜咽。

  

  我偷偷靠过去,替他撑起了伞。

  

  小丑先生的拥抱冰冷而绝望。



06.“我来爱你”

  

  谩骂的人已经没有了。

  

  嘲笑的人已经没有了。

  

  火烧过的地方干净而荒凉。

  

  马戏团外的铁笼里有一只雄狮。

  

  它活了下来。

  

  小丑先生说,那是他的朋友。

  

  在马戏团里,连猴子和鹦鹉也叽叽喳喳地嘲笑的小丑先生,有一个狮子朋友。当驯兽师小姐依偎在微笑小丑的怀中,笑意盈盈地谢幕,台下抛来鲜花和金币,掌声经久不息,阴暗里的小丑先生坐在铁笼旁边,雄狮扬起尾巴,拍了拍他的肩。

  

  而他不该这样孤独的。

  

  “你们会喜欢我一点吗?”

  

  撕下微笑小丑的笑脸时,小丑先生自言自语道,“能不能……稍微喜欢我一点?”

  

  娜塔莎会在一边漠然地看着微笑小丑对他拳打脚踢,是因为这张悲伤的脸吗?

  

  但在剥下悲伤的表皮,换成快乐的模样后,仍然没有人喜欢他。

  

  也没有人爱他。

  

  小丑先生笑起来的时候明明很温柔。

  

  所以,

  

  “——我来爱你。”

  

  夜莺小姐送来了两张印花精致的邀请函。

  

  也许这才是故事应当开始的时候。


————————

我要不行了

你们自行阅读理解一下……


26 Oct 2018
 
评论(39)
 
热度(190)
© 英格兰街灯 | Powered by LOFTER